首頁|新聞中心|電視點播|走進宣城|文房四寶|民主考評|宣城房產|廣電傳媒|印象宣城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全國人大代表、長城汽車總裁王鳳英眼中的關鍵詞:新能源 “走出去” 信息化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 發表時間:05-28 11:59

中國汽車業正面臨國際國內競爭加劇、格局重塑的考驗。今年已是第13次參加全國人大代表會議的長城汽車總裁王鳳英,這次繼續聚焦汽車產業發展的重大問題,就中國汽車產業高質量發展和全球化路徑等問題建言獻策。

王鳳英提出的五項建議關注新能源汽車發展,關注中國汽車企業更好更快地“走出去”,關注中國汽車業及相關配套充分利用信息化成果,獲得創新提升。這些建議包括:《關于加快實現節能減排戰略目標促進社會和諧鼓勵小型電動車發展的建議》《關于大力推動氫能產業持續健康發展促進能源和動力轉型升級的建議》《關于加大“一帶一路”背景下中國汽車“走出去”支持力度的建議》《關于減輕企業負擔節約社會資源實現汽車消費信息整合升級的建議》《關于當前汽車社會下建立機動車智能檢測體系的建議》。此外,王鳳英還與全國人大代表、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聯名提交了《關于將車輛購置稅由中央稅改為中央地方共享稅的建議》。

鼓勵小型電動汽車發展

發展新能源汽車已經成為我國的國家戰略。作為人大代表,王鳳英已經多次就此提出建議,推動新能源汽車的發展。這次,根據調研王鳳英瞄準了該領域小型電動汽車的發展和氫能產業鏈問題。

小型電動汽車是新能源汽車中的一個細分品類。相比大型電動汽車,小型電動汽車更為經濟環保,更符合現階段大城市低收入家庭及小城鎮居民短途出行需求和購買能力,同時也具有重大的經濟和生態價值,對保障國家能源安全、實現全面小康戰略目標具有重要意義。

然而,小型電動汽車銷量不但沒有出現井噴,近年的市場份額反而大幅下降。這種現象背后的原因是: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劃分維度過度推崇高續駛里程,導致車型小、續駛里程不高的小型電動汽車能享受的補貼數額越來越少,逐漸失去價格競爭優勢;盡管小型電動汽車近年來的技術發展已經滿足我國汽車“新四化”要求,但業內仍存在諸多認知誤區,如認為小型電動汽車技術含量低、粗制濫造,影響我國汽車產業發展和汽車工業進步等。

小型電動汽車日漸被冷落和新能源汽車綠色、環保理念顯然背道而馳。在新的歷史階段,有必要重新思考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發展方向,尋求新的增長點,助力整個產業持續平穩向上。

長城汽車天津總裝二車間內,工人在生產線上忙碌。記者 李鯤 攝

針對目前小型電動汽車發展中存在的問題,王鳳英建議:

一、確立小型電動汽車產品標準,促使小型電動車市場規范化、體系化運行;

二、制定以降低能耗為導向的新能源汽車補貼標準,從耗電量、輕量化程度等維度制定新的標準體系,促進電動汽車技術和品質不斷提升;

三、在金融政策、購車資格方面制定相關優惠政策,給予小型電動車稅費優惠,將小型電動車和其他類別新能源汽車進行差異化管理;

四、加強動力電池回收利用管理,減少電池污染,保護生態環境,展現小型電動車優勢,保障電動汽車從生產、使用到回收全生命周期內堅持綠色節能、可持續發展。

破解氫能產業鏈瓶頸

在新能源汽車發展中,能源轉型升級和新舊動能轉換是重要一環。能源載體的選擇和新能源汽車發展的技術路徑選擇、成本優勢建立、競爭能力強弱等方面息息相關。

氫氣是一種清潔能源,來源廣泛,適合大規模生產、儲存和運輸。將可再生能源電解水制氫與燃料電池發電相結合,可為交通運輸和電力等行業提供高效清潔的電能和熱能,是實現能源低碳化和動力電氣化的重要途徑,在多種應用場景中具備成本優勢。

目前,我國氫能產業在基礎研究、核心材料、關鍵部件、制造工藝和集成控制等方面還落后于國際先進水平,未形成規?;瘹淠墚a業集群,產業鏈各環節成本高。氫能供應鏈欠缺協調,制約著燃料電池汽車發展,標準法規的不完善,也制約著產業發展和可持續性。

針對我國相對落后的氫能產業發展,王鳳英建議從國家頂層設計規劃和政策引導入手,來去除制約產業發展的障礙:

一、政府引導加大氫燃料電池基礎科研投入,突破核心材料和關鍵部件的技術瓶頸,促進產品國產化,打造自主化生態鏈;

二、鼓勵、推動各地因地制宜開展氫能示范應用,鼓勵地方政府創新激勵方式,帶動地方氫能產業鏈的建立,進而推動燃料電池汽車的商業化進程。通過政府主導,鼓勵燃料電池產品應用推廣,擴大市場規模,進而推動大規模產業集群的形成;

三、參照國外經驗,鼓勵多方合作,通過政策引導多種形式社會資本投入,鼓勵能源企業牽頭建立穩定、便利、低成本的氫能供應體系;

四、完善標準法規建設,加快氫氣納入能源管理體系后的管理細則制定,盡快破除制約氫能產業發展的標準檢測障礙和市場準入壁壘,打通交通、工業等多場景應用標準;

五、目前我國20多個省市發布了氫能產業發展規劃與支持政策38項,急需制定國家級頂層氫能規劃,合理規劃加氫站,制定長期穩定的燃料電池汽車發展政策。

制定“走出去”國家戰略

中國汽車產業“走出去”是企業發展壯大的必由之路、國家建設制造強國的戰略需要、邁向世界汽車強國的必由之路,這在中國汽車業界已經形成共識,是中國汽車人共同奮斗的目標。

當前,我國汽車產業“走出去”呈現兩大特點:一方面,中國汽車品牌已具備開拓國際市場的實力,共建“一帶一路”為中國汽車“走出去”提供了巨大機遇;另一方面,在日益復雜的國際環境和競爭格局下,中國汽車“走出去”仍面臨諸多困難和問題,如汽車出口價格低廉、規模和效益偏低,“走出去”模式單一,品牌影響力不足,尚未形成世界級汽車品牌,嚴重制約企業開拓海外市場,“走出去”政策體系仍不完備,金融服務瓶頸凸顯,境外風險掌控能力不足等。

王鳳英建議,面對中國汽車“走出去”這樣一個系統性工程,國家應從頂層設計層面加大支持力度,讓企業能切實抓住共建“一帶一路”為中國汽車“走出去”提供的巨大機遇:

一、盡快制定中國汽車“走出去”國家戰略,明確中國汽車產業全球化發展的指導思想、基本原則、戰略目標、戰略任務、保障措施等內容,推動汽車強國建設;

二、引導新能源汽車出口成為我國汽車業“走出去”的新增長點,強化對出口企業的管理,進一步挖掘新能源汽車海外市場空間;

三、建立汽車質量品牌評價體系,加強品牌培育,引導建立中國汽車質量品牌評價體系,推動汽車品牌評價國際新秩序建設落地;

四、搭建共建“一帶一路”政策法律、經貿促進、語言、物流等綜合服務平臺,并進行省市二級聯動,助力我國與沿線國家的汽車經貿合作持續深化和加強,護航企業“出?!?;

五、優化跨境金融政策支持,完善金融基礎設施建設,加強和共建“一帶一路”國家的金融合作,引導形成全方位、高效精準的多層次資金投資平臺和資金結構,積極引導國內金融機構及相關配套和中國汽車一同“走出去”,提供本土化的金融服務,加大對汽車企業“走出去”的金融支持力度;

六、建立健全境外風險防控和權益保障機制,加強國際交往和協調,善用多邊機制,引導車企積極應對各種貿易爭端,保護中國汽車企業利益。

汽車消費信息整合升級

中國汽車產業已經和中國經濟一起告別高速增長,轉型與升級已成為產業新標簽。如何利用信息技術成果,推動汽車產業健康快速發展也是王鳳英關注的內容。

在汽車消費環節,改變過去粗放的經營管理模式,以信息化工具深耕細作,滿足消費者對美好汽車生活的需求,已成為當務之急。在這一過程中,“互聯網應用”作為我國信息產業的長板,與汽車消費環節相結合,將有能力為企業和消費者提供更多便利。在通過電子支付類手段實現紙質證書所承載的功能方面,已經有很好的范例支持。

針對紙質隨車證書仍是我國汽車消費環節主流的現狀,王鳳英建議,建設大數據中心,打造“互聯網+檢驗檢測認證”新業態:

一、打通電子化流程,推行云檢測、電子認證和審核等新型業務,加快電子證書的推廣應用,節約社會資源;

二、搭建大數據平臺,包括政府加快大數據中心建設進程,并采取多證合一的形式改變過去紙質證書繁多的情況,以綜合性二維碼或其他可識別的電子憑證,代替紙質證書,減輕企業與消費者負擔。

建立機動車智能檢測體系

我國機動車保有量的快速增長,使道路交通事故頻發、空氣質量惡化的問題日益突出,對完善機動車檢測管理和增強機動車檢測能力提出新要求。我國計算機、大數據、車聯網、遙感測試等技術發展迅速,又為機動車智能檢測提供了成熟的技術條件。

機動車檢測改革的持續推進,推動了機動車檢測行業的快速發展進步。但面對不斷增長的檢測需求及嚴峻的環境問題,我國機動車檢測仍面臨供需矛盾突出、檢測滯后于新技術的普及應用、檢測標準不完善、執行過程欠規范等問題,直接影響到汽車產業及汽車社會發展,需要國家層面推動建立機動車智能檢測體系。

王鳳英建議多措并舉,推動建立汽車社會下機動車智能檢測體系:

一、完善道路安全法相關法規檢測要求,細化汽車檢測標準及檔期,既能提升檢測效率,也能確保行車安全與排放達標;

二、統籌建立全國統一的數據認證標準,借助政策推動機動車檢測技術向智能化、大數據方向發展,全面提升機動車檢測效率;

三、推動建立機動車智能檢測體系,完善數據共享和使用機制,解決車檢難、車檢供需矛盾突出的問題。(記者 周武英 北京報道)

【責任編輯:admin】

用戶評論

已有0人評論
    新聞快報 閱讀全部
    社會萬象 閱讀全部